落秋中文網 > 其他小說 > 戰場合同工 > 正文 第4679章 絕不后退
    “但是,他為什么要這么做?”葉蓮娜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因為從一開始,他就不是一個單純的私人軍事公司老板。

    我和精算師之前曾經懷疑過他,而且,對他進行過調查。

    我們知道銀狼米歇爾之前曾經有一個俄羅斯教官,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第1任秘社大公。

    而在此人死后,銀狼米歇爾就取代了他的身份,繼續用秘社大公這個身份,經營著這個龐大的秘密組織。”林銳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,他是我父親的戰友……在我叔叔死后,是他收養了我。”葉蓮娜顯然難以接受這個事實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但是他也把你訓練成了一個王牌狙擊手,你幫他殺了很多人。”林銳轉過身道,“我也幫他殺過很多人。

    你應該還記得,之前我們和秘社處處對著干。但每一次秘社總能笑到最后。

    這其中如果沒有刻意的安排,是做不到的。而有能力安排這一切的人,就是銀狼米歇爾。”林銳低聲道,“我知道你很難相信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我相信……”葉蓮娜抬起了頭。“你說的一切我都相信。但相信,并不意味著就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你的意思。”林銳點點頭,“你和銀狼之間情同父女。

    所以借著這個機會我希望你能全身而退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葉蓮娜看著他道。

    林銳沉默了一會兒,“我希望你能夠退出公司,不希望你陷入兩難的境地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經歷了這么多,現在你卻要我離開?”葉蓮娜搖搖頭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你能夠安全。現在我和銀狼米歇爾已經撕破了臉。我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,所以他一定會想辦法對付我們。

    我現在所做的一切,包括尋找盟友,不光是為了對付銀狼和秘社,也是為了自保。

    你現在還有機會脫離這一切,如果你離開公司了,銀狼應該不會對你下手。他畢竟曾經把你當自己的女兒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們呢?”葉蓮娜看著林銳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沒有選擇,只能跟他周旋到底。不是他死,就是我們亡。”林銳搖了搖頭,“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知道我不會離開。”葉蓮娜憤怒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曾經跟我說過,傭兵不可能當一輩子。總有一天我們要離開,要么活著離開,要么死在戰場上。

    如果我們有幸能夠活著離開,我們就得設法按照正常的方式活下去。

    你甚至已經做好了規劃,購置了一個山谷和農場。現在我只是讓你提前去接受這一切,這是你應得的。”林銳用手抱住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走呢?”葉蓮娜低聲道。“如果我堅持要在你身邊呢?”

    “那樣的話,你就會成為我的負擔。”林銳搖了搖頭。“你知道我可以舍棄一切,但放不下的只有你。

    如果你成為我的負擔,那么在我和秘社的戰斗中,就很難做到心無牽掛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們可以并肩戰斗,就像我們之前所做的一樣。”葉蓮娜大聲道。

    “不一樣。以前我們還有余地,但現在我們已經沒有回旋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銀狼米歇爾會想方設法對付我們。我這個時候讓你離開,就是要做出姿態,表示你跟這件事無關。

    所以不管怎么樣,他都不會動你。畢竟當年你是他收養的,而且我以實際的行動表示,這事和你無關。”林銳看著葉蓮娜。

    “怎么會沒有關系?”葉蓮娜咬著牙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,男人之間的事。”林銳慢慢站起身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“你就這樣讓我走了?”葉蓮娜轉過頭。“那么你答應過我的事呢?”

    她從脖子上扯下身份牌項鏈,在這條項鏈上,還掛著一個手雷扣環。

    “你答應過,有一天會用真正的戒指來換。”葉蓮娜咬著牙道。

    “我答應過,而且我答應過的事從來就不會改變。

    我只是需要你先走一步,等我把事情辦完,我會回來的。”林銳搖搖頭。

    “但我不是一個只會等待的女人。我會主動得到我想要的一切。”葉蓮娜收起項鏈。

    林銳沉默了。他知道葉蓮娜的意思。這個女人無論生死,都必須跟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林銳也知道自己根本無法改變她,從來沒有任何人能夠改變她。

    所以沉默了片刻之后,林銳只能點點頭,“這會很不容易,無論對你還是對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的負擔,我是你的后盾。”葉蓮娜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她走路的背影,讓林銳看得有些發呆。

    精算師將岸走了進來,“說實話,我都有點嫉妒你了。她可真是一個,很好看的女人。

    但是你也別忘了,她是一個俄羅斯女人,堅強是俄羅斯女性的特質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說是倔強。”林銳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也許吧。但就像我說的,她不會離開,我們也不會。

    作為公司老板,你肩上的責任會很重。因為秘社的報復已經開始了。”將岸點點頭,把手里的一份文件遞給林銳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?”林銳皺眉道。

    “剛剛得到的情報。有人提供了一份錄像帶給了聯合國人權組織。

    上面指出我們在奧盧米聯邦內戰期間,濫用武力導致大規模平民傷亡。”精算師將岸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扯淡,我們什么時候襲擾過平民?”林銳皺眉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不是我們做的,大部分是鐵錘手下那些反對派武裝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起義初期,他們明顯有點用力過猛。虐待和槍殺普通平民的情況應該還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只不過,經過了有心人的精心剪輯,這些錄像就成了反映私人軍事公司濫用武力的證據。”精算師將岸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情況嚴重嗎?”林銳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種事情可大可小。鬧大了,整個公司都沒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但如果處理得到的話,這事就像沒發生過一樣。但我們不得不重視。”精算師將岸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處理的?”林銳皺眉道。

    “首先是進行危機公關,盡量消除此事的影響。對所有刊登或轉載這則消息的媒體,予以澄清。

    另外我們讓技術團隊,對所提供的這份錄像進行了非常嚴格的技術分析,以證明這是一份虛假的證據。”精算師將岸回答道。( 戰場合同工 http://www.muen.org/12_12002/ 移動版閱讀m.luoqiuxs.com )
腾博会专业服务诚信为本 - 腾博会一直输 - 腾博会以诚信为本官网1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