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中文網 > 都市小說 > 實力不允許我低調 > 正文 1168 死磕到底
    肖鋒真沒想到這個李興凱居然,真的就猜到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其實此前滅了里科家族,搶了那么多資產,都沒讓他感到太開心。

    真正讓他開心的,還是接受了埃爾南德斯家族手里的,兩個港口和碼頭,還有倉庫。

    此前埃爾南德斯家族控制這些碼頭,自然是用作像美國販運面粉,但肖鋒接手之后,就不打算再做那樣的生意了。

    最初他的想法,就是修建一條兩洋鐵路,但那也只是想法。

    可當他后來了解到巴拿馬運河是收費標準之后,他想要在這里修建一條鐵路的想法就越發的強烈。

    過一艘船的通行費,動輒幾十萬美元,這尼瑪不明擺著是明搶?

    當然如果說沒有米國人在背后撐腰,巴拿馬政府也不敢這么黑。

    別看現在米國宣稱是將巴拿馬運河交換給了巴拿馬政府,可誰不知道巴拿馬政府其實就是米國的傀儡。

    而巴拿馬運河,依舊是處于運河管理委員會的控制當中。

    這條巴拿馬運河,最早是米國銀行界傳奇大亨JP摩根,籌集了4000萬美元,雇傭了8萬勞工修建的。

    在那個年代,4000萬美元,幾乎相當于現在的400億美元。

    當然后來米國也在這條運河上攫取到了足夠多的利益,從運河修建完成的1914,到上世紀1974的65年時間里。

    這條運河一直控制在美國人手里,1974年才轉交給米國和巴拿馬聯合成立的云和管理委員會,可其實主要還是米國人說了算。

    后來1983年諾列加上臺,這位老兄上臺之后,對美的態度就一直不是很友好,一度鼓動國內民眾,想要收回巴拿馬運河。

    這可是觸動了米國人的逆鱗,結果1989年,米國地方政府居然給這位總統強加了一個販毒的罪名,直接發動入侵,抓捕了這位總統,顛覆了巴拿馬政權。

    就這樣米國人再度將巴拿馬運河牢牢控制在手里,而那之后一直到1999年,他們才和巴拿馬政府簽訂了協議,將運河管理權轉回給巴拿馬。

    但其實巴拿馬現有運河管理公司的背后,的大股東還是米國人。

    要不然你以為,巴拿馬運河哪來的勇氣,敢收幾十萬美元一次的過河費?

    一艘標準一萬只集裝箱的貨船,過一次運河基本都要78萬美元起步,而在蘇伊士運河,通過一次價格至少比巴拿馬運河便宜十幾萬美元。

    這就是為什么,很多國內的貨船,從大西洋一帶南美返航的時候,寧可繞遠走蘇伊士運河也不走巴拿馬運河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而且巴拿馬運河還控制在米國人手里,非常容易受政治因素的影響,動不動就上船檢查,扣船,實在太麻煩。

    尤其是肖鋒今后打算做的是委國的石油生意,現在委國可還在米國的制裁名單上呢。

    走巴拿馬運河運石油,估計也就毛熊國的船,敢大搖大擺的過,巴拿馬人不敢刁難。

    如果是自己的船,那恐怕少不了要被美國人搞。

    最后思來想去,還是修建一條鐵路最劃算。

    可從阿帕爾塔多到胡拉多港的鐵路修建計劃,肖鋒也只是有個初步想法而已,這個計劃如果真正實施,還有很多關節需要打通。

    這兩個港口,位于哥倫比亞的科爾多瓦省和喬科省內,想要修建一條連同這么兩個港口的鐵路,必定要有當地政界的人同意,要不然這個計劃很難開工。

    另外就是哥倫比亞西部鐵路公司,這家公司是哥倫比亞唯一的一家鐵路公司,這個國家的鐵路非常獨特。

    建國已經數百年了,可鐵路里程卻少的可憐,就是從加勒比海的口岸,一直像內陸延伸,途經麥德林,波哥大等那么幾個城市。

    整個國家的鐵路網,就是一個瘦長的橢圓形,沒有太多想國境內其他地區輻射。

    而這家鐵路公司,最早是國有的,直到上世紀七十年代,國家推行私有化之后,這家公司落入到了胡拉多家族的手里。

    但是后來也幾經轉手,成了一家股東眾多的股份公司。

    最近十幾年來,這家公司的經營狀況一直是不好不壞,現在李興凱已經收購了這家公司,成了這家公司的大股東。

    而且還認識那兩個省的議員,這樣看來,這家伙還真是很有一套嘛!

    肖鋒笑著看著李興凱,李興凱也笑著看著肖鋒。

    “我不得不承認,你真的是個人才。好吧,你先說說,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想要在這兩個港口之間修鐵路的?”

    關于這一點,肖鋒很好奇。

    李興凱指了指自己的腦袋:“當然是觀察嘍!”

    “此前我一直在搜集關于你的資料,可從收集到的資料上來看,你就是個做正當生意的商人,直到你在銅國自助陳家的時候,你的身邊突然多了很多俄國人。而現在南美,那個國家的俄國人最多?當然是委國!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這家伙分析事情的條理還真是很清晰。

    “委國那邊的情況我恨了解,他們自己都窮的揭不開鍋了,拿什么支付毛熊那些人的工資?也只有石油,可他們的石油品質不高,而毛熊也是不缺石油的國家,所以毛熊就算拿到石油之后,肯定也會想辦法處理掉,考慮到就近原則,唯一能夠幫他們處理石油的朋友,也就只有你了。”

    肖鋒聽了李興凱的分析,不斷的頻頻點頭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都已經猜到這些了,你為什么不像米國人舉報?”

    米國人在南美地區的勢力可是非常強大的,他們現在正在制裁委國,如果李興凱像他們舉報,肖鋒在悄悄做委國石油的生意。

    那么肯定會引來米國的制裁的,哪怕肖鋒并不是直接和委國人做生意,那也不行,米國人的長臂管轄就是這么霸道。

    但李興凱聽了之后卻搖了搖頭:“我是什么人?本來我就在米國人的黑名單上!另外我為什么要像米國人告發?我巴不得更多的人來挖米國人的墻角呢!”

    “哦?聽你這語氣,你好像對米國人很不滿啊?”

    “哈哈,確實,我對他們不滿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,如果你有一個死在米國警察手上的媽媽,而最后那個警察,卻只被輕判,想必你也會不滿。如果你在上中學的時候,一直是被霸凌的對象,你也會對米國不滿!”

    看著李興凱有點扭曲的面孔,肖鋒知道這肯定又觸及到了這家伙的一些不堪的回憶。

    原本以為這家伙在米國長大,會對米國好感度爆棚呢,沒想到他在米國還有這么一段不堪的過去。

    這也就能解釋,他為什么不像米國那些機構告發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我再問一個問題,我看你好像對與我合作,并不反對,我很想知道這是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我不和你合作,你會放過我嗎?”

    肖鋒笑著搖了搖頭,李興凱聳了聳肩:“那不就得了?另外我真的很不喜歡和李飛他們那些家伙,因為從小霸凌我的人里,就沒少過他們哥倆。”

    說道最后李興凱的臉色又嚴肅了起來,看來哪怕和李飛他們是堂兄弟,他們之間也并不對路啊!

    “好吧,那如果讓你來負責這條鐵路的建設,你會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首先我會讓人安排這倆地方的百姓去游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額?”

    肖鋒聽了一愣,李興凱聳了聳肩:“你也知道,這倆地方的就業形勢一直不是很好,很多人都沒有工作。現在出海打漁也不是那么好混的,所以很多人都在餓肚子。”

    關于這一點,肖鋒還是知道的,所以這倆地方的人工非常便宜。

    “然后我會以鐵路公司的名義,聯系兩位議員。鐵路公司那邊我會安排提出鐵路修建計劃,購買土地,雇傭工人,議員會加速項目的審批。最多三個月,這件事就能做成。”

    看來李興凱對這件事很有信心,肖鋒皺了皺眉,他可知道哥倫比亞這邊政府的德行,辦事效率極低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說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那種,你想做一件事,還沒開始,就會跳出一幫嘴炮反對派,天天跟你扯皮。

    而修建兩洋鐵路這件事,肯定會有很多親米國的議員跳出來反對的,但在這李興凱看來好像這都不是什么難事。

    而李興凱這時就好像是肖鋒肚子里的蛔蟲,他雖然沒說什么,但李興凱已經猜到了他在擔心什么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些議員,官員,你都不用太擔心,因為他們又很多都是我的客戶。就算不是我的客戶,我也有的是辦法,抓他們的小辮子。”

    原來是這樣的啊!肖鋒笑著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好吧,這樣看來,我實在找不出非得要干掉你的理由,你精彩的表現說服了我。我的兩洋鐵路公司剛好還缺一個總經理。”

    肖鋒笑著向李興凱伸出了手,而李興凱則笑著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其實我對鐵路公司總經理這個位置,并不感興趣,而且你也沒問我想要什么吧?”

    “嗯?你是指薪資待遇方面嗎?”

    這家伙還真是夠大膽的,不過肖鋒喜歡這家伙的直率。( 實力不允許我低調 http://www.muen.org/12_12283/ 移動版閱讀m.luoqiuxs.com )
腾博会专业服务诚信为本 - 腾博会一直输 - 腾博会以诚信为本官网1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