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中文網 > 玄幻小說 > 武逆焚天 > 第三千六百零九章 參與游戲
    琥珀和逆風兩人,可不準備就被這一句話便打發了,光是這一枚極品儲晶,就已經勾起了他們全部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既然左風剛剛有那樣一番話,他們相信左風定然就有了一個計劃,他們期盼著左風在這種情況下,能夠有什么辦法扭轉乾坤。正因為與左風相識已久,所以他們對于左風更加充滿期盼。

    看著眼前這兩個家伙,左風不禁有些哭笑不得。倒也不是他想要對兩人隱瞞什么,而是他的計劃真的沒有完全成型。

    只不過從殷洪化作那詭異的靈魂形態后,左風就已經估計到,查庫爾和項鴻他們,沒有辦法將對方留下或擊殺,自己也將會有**煩。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,左風便已經開始思考,要如何面對眼前的局面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也不用這樣看著我,如果真的是有什么具體計劃,對你們兩個我難道還會隱瞞不成。只是眼下的局面,我們只盡量利用一切資源和環境,或者說是必須加以利用。”

    左風開口解釋著,言語間充滿著一股深深的無奈味道。

    掃了一眼旁邊的那些尸體,左風繼續道:“不管是大草原和項家,又或者是明耀宗,對于我們三個來說,都是難以抗衡的強大存在。不管單獨對上任何一方,我們基本都是有死無生的結果,而恰恰這兩方人,都不會放過我們。

    那擺在我們面前的,其實就只剩下了一個選擇,那就是要在他們對我們下手之前,先將他們都給解決掉。如果非要說我有什么計劃,那應該就是‘先下手為強’這五個字吧。”

    聽到左風的分析,逆風開口詢問道:“我們還有一個最大的優勢,就是可以進入到這壁障當中。相信除了我們幾個人之外,沒有其他人還有如此手段。而我們進入壁障中,他們也拿我們毫無辦法。”

    左風苦笑著伸出手,在逆風的肩頭上拍了拍,然后道:“兄弟,這事兒你想的未免太簡單了,我們來此的目的,不是為了玩一個捉迷藏的游戲。我們不可能永遠躲著,總還要去往下一層的。

    進入壁障中的能力,固然對我們有巨大的幫助,可是我們卻絕不能真的完全依賴它。否則我們就會偏離,布置這片空間那個寧霄制定下的游戲規則,那將會帶來更加危險的結果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這樣說?”逆風心中充滿不解,向左風追問道。

    左風立刻解釋道:“大家都是從上面的空間,傳送到眼前這片鏡面空間當中。而包括我們在內的所有隊伍,目的都只是要通過這里,去往冰山的更深處。而方法你們也都親眼看到,就是楚楠和素顏他們使用的傳送陣法。

    我們想要離開這里,所依靠的自然是這傳送陣法,可是這陣法卻不是隨便就能開啟,你們可不要忘記了,還有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條件。”

    雖然一時間沒有明白,不過聽到這里,逆風馬上便反應了過來,接著左風的話道:“還有就是獻祭,用武者的生命來獻祭那冰臺,以此來催動陣法運轉。”

    輕呼了一口氣,逆風點頭繼續道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我們進入壁障的手段,固然是一個擺脫危險的方法,實際上也等于有能力游離在這個狩獵游戲之外。

    我們如果能夠加以利用,可以讓自身獲得安全。然而一旦徹底脫離游戲,那么到最后沒有充足的生命獻祭,到時候我們可能將會被永遠困在這冰山中,那才是最糟糕的一種結果,與被明耀宗或者大草原、項家擊殺沒有本質上的區別。”

    左風點了點頭,他不是故意要賣關子,而是希望以這種方式,讓琥珀和逆風兩人明白,眼下的處境。尤其是要讓兩人清楚的知道,這進入壁障的手段可以使用,但絕不能夠依賴,如果對其產生依賴,所帶來的危險也將是會致命的。

    眼前這是自己最好的生死兄弟,所以左風必須要讓兩人清楚的知道眼前的形式和局面,而不是讓兩人只知道服從命令。即便是他手下風城武者,左風也不希望是那種,只知俯首帖耳的應聲蟲,他要身邊每一個人都能夠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。

    見兩人明白了之前的話,左風便又繼續道:“我們在上面那一層的時候,因為被困在那冰層中很長一段時間。所以來到這一片鏡面空間的時間,相比其他隊伍已經晚了很多。

    而之前又是跟明耀宗的殷洪他們行動,雖然搞清楚了形勢,卻也已經耽擱了不少的時間,這對我們都是極為不利的。

    連項家和大草原,都已經開始聯手了,相信在這鏡面空間中,能夠存活到現在的隊伍,必然都有著不弱的實力。而弱小的隊伍,又沒有人聯手,基本上也都被獻祭給了冰臺上的陣法。

    以我們三個人這點力量,恐怕無法與任何隊伍抗衡,所以我們必須要另辟蹊徑,想辦法從這里傳送離開。既然狩獵游戲我們無法玩,那我們就只能玩點其他的了。”

    話到此處之時,左風的目光反而變得爍爍生輝起來。琥珀和逆風看到這個眼神后,不禁看了一眼彼此,他們感覺到那個有著冒險精神的左風,終于重新回來了。

    處于眼下的局面,恐怕任何人都會感到如山般的壓力。畢竟他們只有三個人,而且本身修為低微,他們不光要在這場狩獵和殺戮游戲中活下去,而且還要想辦法離開這里,去往冰山的下一層。

    若是換了其他人,面對這種局面可能已經徹底絕望。然而左風卻并非如此,似乎面對越大的壓力,他整個人就會越興奮。

    當初在玄武帝國,面對鬼畫家和千幻教如此,在陷空之地面對幽冥一族如此,在闊城的時候面對林家同樣如此。

    似乎在左風的骨子里,天生就有著一種,勇于冒險的精神。只不過平時都被小心謹慎的,給徹底掩蓋起來。

    直到面對眼前這種局面的時候,左風可以放下心中的顧慮,全力與那些強大的敵人周旋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這一刻,在看到左風那個眼神的瞬間,琥珀和逆風兩人,有一種感覺,左風似乎喜歡這個游戲,即便是處于絕對的劣勢,仍然還是對這游戲感到喜愛。

    恐怕換了任何人,面對一枚極品儲晶的時候,都會難以抑制的要抹去其上的靈魂印記,得到其中的物品。

    不光琥珀和逆風有這樣的沖動,實際上左風自己也是心癢難熬。他不光想要得到其中的物品,他更好奇這極品儲晶當中有些什么。

    當初擊殺方蕓后,從他的極品儲晶當中,得到了極為罕見的冰蛟獸靈。除此之外各種珍稀物品,也可以說數不勝數。光是那偽冰魄,就是神念期參與才能煉制出來的好東西。

    而殷洪之前動用過的秘法,以及他在明耀宗的特殊身份,左風對于他身上所擁有的物品,自然也是充滿了期待。

    即便是現在無法徹底取出里面的物品,可是左風仍然還是希望,能夠悄悄的窺探一眼,看看這顆極品儲晶內都有些什么。

    不過左風也明白,這是絕對不可能的,逆風之前使用靈氣,想要注入到儲晶當中。并不會引起殷洪的注意,然而如果一旦動用念力,對魂印哪怕造成一絲一毫的破壞,魂體形態的殷洪立刻就會有所感應。

    只要讓殷洪察覺到任何一點異常,那么不光是極品儲晶,無法對左風后面的計劃有任何幫助,甚至反而可能還會帶來不小的負面影響。

    左風目光凝視著看了一會兒,掌心當中的那顆極品儲晶,又確認了一番那表面陣玉釋放的陣法沒有問題,這才小心的將其放在玉瓶中揣如懷內。

    一般情況下,儲晶是無法收入儲晶中的,這一點倒并非是什么秘密,差不多是一種常識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因為儲晶本身就屬于一個特殊的空間,這特殊的小空間以晶石的形態存在。如果要將一枚儲晶,放入另外一枚儲晶當中,那就等于是讓一個空間,容納另外一個空間。

    然而兩個儲晶,即便大小不同,但是其存在的屬性相同,它們彼此間無法重疊,自然更無法讓一個空間,容納另外一個空間。

    不過比較特殊的地方是,左風所擁有的納晶,是可以存放一般儲晶的,下品、中品和上品儲晶,都是可以存放在納晶當中的。極品儲晶比較特殊,只能短時間內存放,而且納晶和極品儲晶間,會有明顯的排斥之力,時間一久極品儲晶會被直接排除出去。

    從這一點上來看,極品儲晶這樣的存在,應該是已經接近納晶的級別。

    既然是這樣,左風也是為了穩妥起見,所以直接將這顆來自于殷洪的極品儲晶,貼身放在懷中。這樣一來如果一旦有什么變化,左風也能夠第一時間發現,并且加以處理。

    收好了儲晶之后,左風帶著琥珀和逆風,又刻意將周圍的環境處理了一番。造成一種查庫爾和項鴻等人離開后,又被冰原幽狼啃食過的模樣。

    做完這一切后,三人便再沒有半點停留,而是飛快的從那僅有的一條通道沖了出去。在這個只有一條通道的“死路”內,會讓人感到一種無形的壓力。

    直到出了這片區域,左風三人才忍不住舒了一口氣,可是三人卻不敢有半點放松,因為他們明白,還有更大的危險需要面對。

    而真正的戰斗,從這一刻,才剛剛開始。( 武逆焚天 http://www.muen.org/12_12757/ 移動版閱讀m.luoqiuxs.com )
腾博会专业服务诚信为本 - 腾博会一直输 - 腾博会以诚信为本官网1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