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中文網 > 都市小說 > 狼與兄弟 > 第五千零八十五章 都知道了
    “如果按照當時的情況來看,如果酒越當時按照我們的要求行動,輝煌閣的武裝力量再打進人群當中,與狼刺王贏他們匯合的這一瞬間,酒越核心戰斗力,是完全可以徹底封鎖住他們的后路,把他們徹底包圍并且殲滅的,但是讓我做夢都沒有想到的,那就是陳子然再接到了命令之后,不僅沒有選擇圍剿輝煌閣的武裝力量,反而選擇了率兵奔著相仿的方向前行,把整個大后方都給讓開了。”

    “當時那種情況,時間就是金錢,時間就決定了一切,陳子然把所有士兵調集離開之后,我們再與他通話,他已經不接電話了,而且當時的情況,我們就算是再調集他們回去,時間上面他們也不允許了,因為輝煌閣已經開始撤退了,實在迫于無奈,我們只能把離著那里相對較近,可能能趕得上來的另外一支特種部隊的分隊,花越特種部隊的人調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雖然再王贏他們沖出包圍圈之前到達了指定目標點,但是他們已經錯過了最核心的黃金時間,面對輝煌閣的沖鋒,他們并沒有當下控制住局面,這才使得一部分逃離離開,這個就是事情的經過,黃陳濤閣下可以隨意調查,我剛剛所說,如若有一個字的假話,我愿意承擔所有責任。”

    “當時若是酒越的陳子然聽從命令調遣,絕對不會發生這樣的情況,王贏他們插翅難逃!他不僅不服從命令,還當下下達了調離整支隊伍的決定,這才使得我們整體的圍剿行動失敗,否則的話,王贏他們一個人都跑不出去!!”

    子畫說道后面的時候,整個人的情緒也顯得有些激動了,顯然,對于陳子然的所有行為,他也是非常非常生氣的,黃陳濤聽到這里的時候,從邊上皺起來了眉頭。

    “這個陳子然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是故意的,還是聽錯了呢?”

    他剛說完,子畫直接開口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用我的性命擔保,他絕對是故意的,這里面不涉及聽錯,現在陳子然已經被我的人盯上了,是真是假,您把他找過來,一問便知。”

    黃陳濤這會兒看了眼子畫,子畫重新戴上面具,躲進了黃陳濤辦公室的暗門,黃陳濤按動了呼叫器,當他的秘書從外面進來的時候,黃陳濤還沒說話呢,他的秘書就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黃陳濤閣下,酒越特種部隊的總指揮官陳子然來了,想要見您。”

    河城周邊有五支特種力量,其中兩個警衛團最為強悍,一個是御林軍的警衛團,一個是范武的警衛團,這兩個警衛團,亦是再軍隊當中的,除此之外,還有三個特種部隊基地,分別為花越,水越,酒越,這三個特種部隊的指揮官,也都是黃陳濤親自任命的,皆是屬于黃陳濤的心腹下屬。他沒想到,陳子然居然來找他了,他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幾分鐘以后,陳子然出現在了黃陳濤的面前,他并沒有穿軍裝,手上還抱著一個盒子,再看見黃陳濤的這一刻,他把手上的盒子,擺放在了黃陳濤的面前,黃陳濤打開盒子,里面是陳子然的軍裝以及當初的授銜勛章等等。黃陳濤亦是一個聰明人,看見這些東西的時候,他就清楚,子畫說的定然是實話。

    他把盒子放在一邊,有些無奈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陳子然抬手敬禮,情緒激動。

    “范武范奈,欺人太甚,威逼羞辱阮林峰將軍,并且生生的氣死了阮林峰將軍,這在我心里面,是一個過不去的坎兒。”

    “黃陳濤閣下,自從我當兵入伍的那一刻,阮林峰將軍就是我們心中的信仰,是我,是我們心中的驕傲,這是我們越國的南大門,鎮守邊疆幾十年,經歷戰爭數次,保家衛國,他是我們國家的英雄,遲暮之年,竟遭人如此羞辱,我懦弱無能,不敢站出替阮林峰將軍討還公道,可是他王贏卻不懼危難,挺身而出,斬殺范奈,給阮林峰將軍出氣,確實讓我羞愧難當!”

    “王贏做了我們所有人想做而不敢做,不能做的事情,說實話,我對他只有感激,沒有任何憎恨,他給阮林峰將軍出了氣,報了仇,我無法對他下手,所以,我選擇了拒絕執行命令,我知道這對于我來說,代表著什么,意味著什么,但是我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陳子然微微一笑,沖著黃陳濤抬手敬禮。

    “自從阮林峰將軍過世之后,我日夜難眠,飽受煎熬,我的父親也與我決裂,罵我懦弱,無能,現在我做完了這件事之后,整個人如釋重負,雖說我罪大惡極,但是我的內心,得到了寬慰與解脫,我絲毫不后悔,范奈該死,范武該死。黃陳濤閣下,縱觀阮將軍事件前后,他們兄弟二人,目無法紀,囂張霸道,陰狠卑鄙,用如此惡劣手段生生逼死阮林峰將軍,我就問你一句,難道您就一點都不知情嗎?還是再故意的袒護范武,難道這個世界上,就沒有天理,就沒有王法了嗎?”

    陳子然情緒激動。

    黃陳濤聽到這,坐直了身體,抬頭,盯著陳子然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時候和阮林峰扯上關系的,我怎么不知道,還有,關于阮將軍事件的起因經過,結果,又是誰告訴你的?”

    “我父親是阮將軍的兵,我從小就接受父親的熏陶培養,勵志要做一個像阮將軍一樣的男人,保家衛國,參軍以后雖未能如愿進入阮將軍的部隊,但是他依舊是我心中的信仰,而且,阮將軍于我父親有恩,于我們家族有恩,無以回報。”

    陳子然也沒有說假話,從邊上繼續開口。

    “至于阮將軍的事情起因經過結果,知道的人不僅僅是我一個,這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。沒什么好說的。黃陳濤閣下,于我個人來說,我很敬重您。謝謝您這些年的信任與培養,但是我還是那句話,我不后悔,問心無愧,我絕對忠誠于您,但是,我十分痛恨范武兄弟的行為,太過分了。”

    說道最后這幾個字的時候,陳子然眼圈紅了,噙著淚水。

    “阮將軍一生為國,鎮守邊疆幾十年,難道最后就換來這樣一個結果嗎?”

    陳子然說到這,站直了身體,沖著黃陳濤抬手敬禮。

    房間里面十分的安靜,許久之后,黃陳濤長出了一口氣,把手上的盒子推給了陳子然。

    “行了,這個事情過去了就過去吧,拿著你東西,回去。記著,這一次,是你聽錯了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黃陳濤閣下,我并沒有聽錯命令!我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是你聽錯了,你就是聽錯了,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,我,我。”

    陳子然這會兒有點蒙了,不知道該如何表達,內心一團混亂。

    “阮將軍的事情,說實話,我不推卸,我是有責任的。關于這個,我不想做評價,但是,你陳子然,是我看著一步一步起來,也是我親手一級一級提拔上來的,我信任你,也認為你絕不會做任何對不起我的事情,酒越,還得你來掌管,我黃陳濤的身家性命,依舊會再關鍵時刻,托付在你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黃陳濤確實是有手腕,陳子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淚水了,眼淚嘩嘩的往下流。

    “馬上歸隊!”

    黃陳濤一聲怒吼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陳子然淚眼婆娑,抬手敬禮,拿起來自己的盒子,從內心感動的一塌糊涂,暗自發誓,這一生,定要效忠黃陳濤,絕對不會再做任何對不起黃陳濤的事情。

    陳子然離開之后,子畫從身后出來,關于剛剛的一切,他都看的清清楚楚,也琢磨過來味兒了,內心對于黃陳濤的格局,又多了一絲敬佩。

    黃陳濤連陳子然都不追究了,自然更不會追究子畫了,他心態調整的很快,條理清楚,思路明確。

    “絕對不能讓王贏就這樣輕易的逃脫了,范武兵團和御林軍繼續追剿王贏他們這批人,花越,水月,酒越這三支特種部隊繼續配合追剿,酒越還是陳子然帶隊!”

    黃陳濤這一說,子畫先是皺起來了眉頭,但是片刻之后,他就明白黃陳濤的用意了“真是帝王心難測啊!”他心里面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“同時,越七虎手上的七個集團軍,除了張鈺偉和任超凡這兩個加強集團軍不要動,給我再邊境繼續施壓賽亞松,剩下的幾個集團軍,全部配合行動,通知全國的警方,全部配合行動,封鎖好邊境,不管如何,一定不需讓王贏這伙人跑了,聽見了嗎?”

    子畫這會兒整個人都有點蒙了。

    “黃陳濤閣下,抓捕一個王贏,需要動用這么多人嗎?動作是不是有點太大了?”

    “動用這么多人,別給我出岔子就好了。無論如何,一定要把王贏給我抓住!活要見人!死要見尸,聽見了嗎?”

    “是,閣下!”

    子畫抬手敬禮,告別黃陳濤,轉身離開了辦公室。

    子畫前腳離開,后面進來了一個中年男子,男子眼睛不大,身材雖矮小,但卻很健壯,此人正是黃陳濤御林軍的總司令,阮正。

    “剛剛的事情你應該都知道了吧?”( 狼與兄弟 http://www.muen.org/13_13630/ 移動版閱讀m.luoqiuxs.com )
腾博会专业服务诚信为本 - 腾博会一直输 - 腾博会以诚信为本官网1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