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中文網 > 歷史小說 > 猛卒 > 第八百九十五章 巧舌辯解
    田悅從鴿信得知了發生在貝州的事情,這讓他又驚又怒,晉軍居然越境殺人,還殺了自己三十名士兵,盛怒之下,田悅立刻喝令手下備馬,他要親自去貝州找回這個公道!

    王侑聞訊匆匆趕來,正好看見田悅翻身上馬,他連忙跑上去拉住戰馬韁繩,“王爺不可沖動!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沖動,我只想去實地視察,了解貝州的局勢,為什么會發生這種事情?”田悅陰沉著臉道。

    王侑苦口婆心勸道:“王爺請聽我一言,事情沒有那么簡單,恐怕不是晉軍所為。”

    軍師再三勸說,田悅也漸漸冷靜下來,他沉思片刻,便翻身下馬,返回王府軍衙。

    王侑連忙跟了上去,官房大堂上,王侑對田悅道:“司馬將軍從未越境襲擊晉軍,晉軍沒有理由越境來襲擊我們,更重要是,永濟渠是晉國鹽道,對晉國至關重要,他們會故意破壞鹽道安全嗎?還有什么事情比鹽道安全更重要?王爺,就憑這一點,卑職就敢斷言,襲擊巡視士兵,絕不會是晉軍所為。”

    田悅也覺得王侑的話有道理,他又取出司馬笠的鴿信細看,這才注意到,司馬笠說的是疑似晉軍所為,也沒有肯定是晉軍所為,剛才他沒有看清楚便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田悅慢慢坐下,心中也著實羞愧,他沒有看清楚就下結論了,差點沖去貝州興師問罪,還是不能沖動啊!

    “軍師覺得這會是誰所為?”

    王侑搖搖頭,“目前很難說,可能是鹽梟,巡哨隊阻礙了他們的財道,也有可能是有人想故意挑起魏晉雙方的矛盾,比如朱滔之類,等魏晉大打出手之時,他再趁機殺回河北,或許還有我們內部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內部的原因?”

    田悅眉頭一皺,“軍師能不能說清楚一點,這怎么會是我們內部人所為?”

    王侑嘆口氣道:“殿下,魏國內部也有很多勢力,不是所有人都希望魏晉兩家達成和解,也不是所有人都希望魏國保持安定,沒有戰亂,殿下應該很清楚才對。”

    田悅默默點頭,他心中當然清楚,魏國內有親朱泚的勢力,也有親李納的勢力,更有一心想回歸南唐的勢力,當然也有希望晉國統一河北的勢力,確實比較復雜。

    “那這件事就這么不了了之?”

    “王爺,這件事如果幕后者沒有達到目的,他們一定還會來第二次,只要我們提高警惕,那么第二次他一定會露出馬腳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希望如此。”

    這時,一名親兵在堂下稟報道:“啟稟王爺,軍器署孫署令有重要事情求見。”

    王侑脫口而出,“難道是鐵火雷?”

    田悅頓時醒悟,連忙道:“快讓他進來!”

    十天前,洛陽情報頭子莊鳴送來了紙火雷的配方,也是朱泚目前研制的最新進度,這讓田悅大失所望,不過有總比沒有好,他們之前連門都找不到,現在居然能造出紙火雷,至少入門了。

    不多時,軍器署署令孫添亮快步走進大堂,他按耐不住內心的激動,躬身道:“啟稟殿下,卑職已經成功造出了紙火雷和火藥箭。”

    田悅大喜,連忙問道: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孫添亮轉身一揮手,“端上來!”

    兩名隨從端著兩只銅盤走上大堂,田悅大步走上前,只見一只盤子內放著三枚紙筒,上面插著三根細線,另一只盤子是三支箭,箭桿上同樣綁著三根更小的紙筒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紙火雷?”

    田悅看了半晌問道:“細線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回稟王爺,是火繩,點燃它,它會點燃紙筒里面的火藥。”

    他們的火繩不是包裹式的,而是用一根棉線抹上蜂蜜后,再火藥堆里滾一圈,均勻沾滿火藥后曬干便可以使用了,這樣便導致紙火雷不能裹得太緊,必須給火繩留點縫隙,他們使用的辦法就是用黃泥封住底部,然后在泥上穿個小孔。

    “它的原料是什么?”旁邊王侑問道。

    “其實就是火硝,在南北朝時期就已經被發現了,然后添一些碳粉和硫磺粉,混合一下,就成了火藥,鐵火雷里面裝的就是它,紙火雷也是一樣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紙火雷會有什么效果?”田悅追問道。

    “會發出響聲,驚嚇戰馬。”

    田悅心中有點不舒服,費時費力,就只有一個驚嚇戰馬的作用嗎?

    孫添亮看出主公臉色有些不悅,連忙道:“啟稟王爺,它畢竟不是鐵火雷,殺傷效果不行,但卑職發現它的燃燒效果很好,比一般火箭強得多。”

    田悅對燃燒還是頗有點興趣,他立刻令道:“備馬,去火器試驗場!”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這兩天,田緒簡直氣得快要發瘋,他已經得到消息,殺人滅口出了紕漏,被首領周飛逃掉了,一旦周飛跑去報告田悅,自己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田緒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在府中來回打轉,他把所有人都派出去攔截周飛,他不需要抓活的,一旦發現,就地處死。

    晚上,田緒一連接到兩個報告,都沒有發現周飛的蹤跡,氣得田緒破口大罵。

    這時,有家人來報,“許軍師來了!”

    田緒連忙把許士則請到內堂,自己的幕僚王德禮被殺,他現在只能依靠許士則。

    和田緒的焦頭爛額不同,許士則卻沒有太多緊張,盡管這個主意是他出的,但他卻顯得氣定神閑,絲毫沒有半點擔憂三萬樣子。

    “軍師,周飛逃走了,你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我當然知道,逃就逃了,六爺何必那么緊張?”

    “他如果跑去我兄長那里告狀怎么辦?”

    許士則搖搖頭,“六爺放心,他沒有那么蠢,他跑去王爺那里告狀,最后死的會是他自己。”

    田緒愣住了,半晌道:“軍師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許士則淡淡道:“六爺殺了三十名巡哨士兵,能說明什么問題?”

    “我不太明白軍師的意思,這不是挑撥魏晉兩家的關系嗎?”

    許士則搖搖頭道:“六爺,當初我們定這個策略的目的,并不是為了挑撥魏晉兩家關系,根本就挑撥不了,沒有任何證據,魏王會殺到對岸去?”

    田緒點點頭,“你不說我差點忘了,我們的目的是要魏王去貝州,我們在半路伏擊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六爺擔心什么呢?”

    許士則笑了笑道:“就算他告狀是六爺做得又如何,難道他能證明六爺是為了挑撥魏晉關系?”

    田緒想想也對,心中的緊張頓時松懈下來。

    他又問道:“那我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六爺有兩個選擇,第一是什么都不要管,就當什么都沒有發生,等魏王找上門再承認,第二就是主動找魏王去承認,說你的走私行為被巡邏隊發現,所以才發生不幸事件,而且殺巡邏隊是你的手下擅自所為,絕非你的本意,就把這個罪名安在周飛身上。”

    田緒沉思片刻又問道:“用什么理由呢?我走私鹽嗎?”

    許士則搖搖頭,“鹽不行,太敏感了,你可以說走私銅錢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“什么,你走私銅錢?”田悅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地望著跪在地上的田緒。

    田緒跪在地上哭喪著臉道:“晉軍占領河北后,用一比一的價格從百姓手中兌換小錢,臣弟就發現了這個機會,派人運了一批小錢去冀州兌換,兌換成老錢后,又運來回以一比三兌換給商人,只跑了一趟,一萬錢就變成了三萬錢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為了賺錢,就殺了我的三十名弟兄?”田悅怒斥他道。

    “請兄長聽我說,這件事確實責任在我,我不會推卸責任,但我絕對沒有讓他們動手殺巡哨,我只是讓他們晚上過河,避開巡哨,沒想到他們自己內心急切,白天渡河,結果被巡哨發現,他們自己狗急跳墻,動手殺人,給我闖下大禍!”

    田悅盯了田緒半晌,最終相信了他的交代,晉國為了不損害百姓利益,用老錢一比一兌換百姓手中的小錢,走私銅錢確實是有暴利。

    而且軍師給他說過,這件事不像是挑撥魏晉關系,倒有點像鹽梟所為,只是他沒有想到,竟然是自己的兄弟走私銅錢被發現,才動手殺人、

    田悅心中也稍稍松了口氣,至少可以確定不是晉軍所為,否則還真麻煩了。

    但這個兄弟總是給自己闖禍,著實令他惱火,他又問道:“這些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田緒低頭道:“這些人都是我讓手下招募的江湖亡命之徒,我擔心他們回來后用這件事要挾我,我便命人在館陶縣把他們全部毒殺了,只是逃脫了一人,我正在抓捕中。”

    田悅心里清楚,肯定不是什么江湖亡命之徒,一定是飛鷹營的士兵,那些士兵可是魏軍精銳中的精銳,每個人都能以一當十,居然被田緒毒殺了,田悅十分心中惱火。

    田悅負手走了幾步道:“這件事我可以不追究你,但你必須給我做三件事,第一,拿出三萬貫錢作為陣亡巡哨士兵的撫恤;第三,把你手下的飛鷹營交還給虎賁衛;第三,這種走私的事情你可以在朱泚和李納那邊干,最好是走私鹽,我不但不干涉,還會鼓勵你,但我不準你再在晉國那邊做,我不想被他們抓到把柄,明白了嗎?”

    把飛鷹營交還給虎賁衛,田緒不心疼,但要他拿出三萬貫錢作為被殺士兵的撫恤,田緒著實有點肉疼,但他還是不得不答應了。

    “兄長有令,臣弟不敢不從!”( 猛卒 http://www.muen.org/15_15076/ 移動版閱讀m.luoqiuxs.com )
腾博会专业服务诚信为本 - 腾博会一直输 - 腾博会以诚信为本官网102